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外卖一份面收入5块5:代运营治不了小餐饮的窘迫

时间:2020-03-09

原题:外卖收入:每顿饭5.5元:代表他人经营“流动大补丸”治不了小餐饮的尴尬。

王先生觉得外卖平台并没有让生意更好。

2019年10月,他和家人在深圳开了一家速食店,专门经营面条。当商店还在装修的时候,美国集团的快递员来谈合作。他访问了美国集团的交付。但是仅仅把商店放在外卖平台上是不够的。王先生的麻烦是数量少得可怜。在两个月的麻烦之后,他联系了几家代理平台,但觉得他们能提供的服务非常简单,费用也非常昂贵。

代表他人经营主要是指帮助希望成为电子商务提供商的传统企业进行网上销售。王先生可能不知道商户与平台之间的代理业务已经是一个热点业务,已经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外卖和电子商务机构有一些共同点。纳斯达克:电子商务代理公司BZUN已经是一家美国上市公司,股价不断上涨。但并非所有风投公司都对收购行动持乐观态度。电子商务提供标准化的产品,但是餐馆产品有成千上万的人,服务半径远低于电子商务平台。

像王先生这样的小微厂商认为代理业务太贵,知名品牌都有自己的信息技术和市场团队。代理经营会成为一种伪商业模式吗?

店主卖面条赚5.5元

王先生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在两个选项中选择。美国组织要求他停止挨饿吗?王先生提出了反对意见。还有其他商店同时连接到两个平台。然而,与他有联系的运营商的回答是,这是前一次拥有新接入平台的商家不能与其他交付平台连接。

王先生因此只收到了美国外卖。美国集团外卖也提供折扣,21%的商家使用双平台,16%的商家只使用美国集团。美国外卖的递送也有两种规则。一个是美国代表团交货迅速,每份订单保证4.2元,但交货的及时性无法保证。一个是美国代表团的特别递送,保证5.5元的保证百分比。美国代表团的特殊交付可以确保交付的实际效果。

便宜的王先生选择了美国团队尽快送他,问题很快就出现了。他的商店主要卖面粉和面条,不好评论的几个原因是“面粉团”、“面粉团”等等。不好的评论直接影响到新客户是否会下订单。王先生把特快专递换成了特快专递。

但王先生所支付的价格不仅仅是一个百分比,他还必须参与交付平台的“降低交付费用”活动。如果商家愿意承担部分配送成本,比如每份订单减少3元,顾客会更愿意下订单。王先生参加了降低运费的活动。附近的家餐馆参加了此次活动。如果他不参加,顾客可能会搬到另一个地方,因为3元的送货费很贵。按照同样的逻辑,王先生参加了商店的新顾客活动,减少了1元。

对于同一个食品配送平台,如果你想获得与内部食品相同的收入,商家应该将食品价格定得更高。因此,对于同一道菜,外卖平台上的小型和微型餐馆的销售价格高于餐馆。然而,无论客户支付多少,保证平台的百分比都不会改变。因此,顾客订单的实际支付金额越高,对商家越有利。王先生曾将起运金额定为20元,每道菜的价格比餐厅订单的价格高出15%。然而,结果是,店里几乎没有订单。

王先生接受了外卖平台的逻辑:相当于向平台支付店铺租金。他不再像商店一样在平台上追求同样的食物收入。为了刺激销售,王先生将起价定为15元,外卖平台上的食品价格与餐厅食品价格相同。

他给第一个金融记者看了订单的截图。客户订购了一份,实际支付金额为16元。这份商业行为清单的费用

问题不仅仅是平台服务费太高,而是没有单一的数量。把商店放在外卖平台上是没有用的。交通不会自己来。餐馆下订单的一个重要方式是参与美国外卖的竞价排名。王先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美国集团的商务版背景中有促销页,包括“招商”、“金促销”、“艺品宝贝”、“白金展位”等产品。对于小微企业来说,最常用的一个就是“促销金”。

“黄金促销”是一个根据点击次数计费的广告。商户购买服务后,它会出现在用户美团外卖应用的首页前面,费用将根据客户的点击次数而定。这也意味着顾客进入商店后,不管他们是否下订单,他们都会消费促销费用。

王先生告诉第一财经,午餐和晚餐的平均报价一般在1.5元到2元之间。王先生曾在周末午休时试图购买“黄金促销”,出价1.6元。50元很快就被消费掉了,但结果是只有三份订单进来,而这三份订单的实际收入甚至连促销费用都不够。

该机构应运而生

经过两个月的磨难和许多弯路,王先生考虑联系该机构。

“我刚接到美国快递公司的电话,每天都接到几个电话。”王说:“起初我以为是一个欺诈电话,但后来我发现不是。他们想为我经营商店。起初,我觉得没必要,所以我直接挂了电话。后来,我发现做我做的事情确实有点困难,而且我无法得到单个数量。”

王先生开始认真听取代理运营的意见,并积极联系多家代理运营平台。连接到代理后,商店将只负责送餐。代理业务将帮助商家制作虚拟装饰商店,优化菜单和设计完整的降价计划。但在王先生看来,该机构能提供的服务太简单了。他可以自己做这些服务。该机构能做的是增加蛋糕上的糖衣,但它不得不收取高昂的运营成本。

操作平台有不同的计费方式。有些平台收取1200元的年费,外加商户实收金额的3%。一些平台收取一次性费用,每季度最低收费为1万元。此外,代理运营平台还将要求商店承担交通购买费用。王先生认为,如果你继续购买流量,那么订单自然会流入,没有必要代服务运营。外卖平台已经很高了,每个月至少要卖出1000多份订单来支付代理的费用。

许多小型和微型企业表示,他们不会考虑与该机构建立联系。对他们来说,每项支出都必须仔细计算。他们不承认机构运作的作用。

王先生不知道的是代理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行业。石亨(上海)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上海上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行业知名初创公司的石亨官方网站显示,该公司市值近30亿元,背后有红杉资本、高蓉资本、TPG软银合资基金和袁晶资本。

可以看出代理平台也将连锁企业作为其目标客户。石亨提供的餐饮平台包括着名的连锁餐厅,如西贝和奶奶家。然而,并非所有餐饮连锁企业都愿意接受代理经营。这些品牌通常有自己的营销部门和信息技术团队,他们可以在自己的运营中做得很好。

一家国家奶茶品牌技术部门的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该公司的外卖业务是独立的,还没有移交给该机构。用户可以通过小程序或美国团体下订单。

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代理操作平台有能力购买。“无论是微信还是外卖平台,流量都越来越贵。代理操作平台有能力获得流量。他们有收集交通的优势,而且交通价格相对较低。他们赚取一部分服务费和另一部分交通流量的差额。这是他们的底牌

宝尊电子商务公司公布2019年第三季度收入为15亿元,其中产品和服务同比分别增长31%和39%,达到6.6亿元和8.4亿元。换句话说,宝尊电子商务的大量收入来自产品。然而,外卖服务平台不能参与餐饮供应链。

虽然一些组织已经看到了这个外卖项目,但是他们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我一直对代表他人销售和运营抱有疑虑。它不同于电子商务代理的运作模式。电子商务产品是标准产品,已经生产出来了。外卖的核心价值是供应链,以及食品和配送等综合原因。外卖业务可能是一种虚假的商业模式。将餐饮企业转移到美团充饥很简单。流动成本变得越来越开放和透明,甚至收集食物也没有多少优势。简单的服务没有价值,代理业务无法控制品牌或供应链。”高宏清说道。

许多机构以补贴的形式向大客户提供服务,但问题是补贴不是一条长期的发展道路,外卖机构不能总是赔钱。

在高宏庆看来,外卖服务平台的核心价值在于洞察消费者的需求。“外卖包装、产品开发和营销方法不能代表操作平台来完成。你必须帮助企业开发产品,帮助其定价和营销变得有价值。外卖服务的半径很小,代理业务应该有助于公司增值。这种增量不仅是现有产品的增量,也是新产品的增量。外卖服务的价值在于洞察消费者的需求。”

  • 友情链接:
  • 平顺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13cash13.com 技术支持:平顺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