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疫情之下,社交媒体们的成绩怎么样?

时间:2020-02-28

原标题:在这种流行病下,社交媒体的成就如何?

在新的皇冠流行期间,谁是最重要的行业?除了医疗保健、健康和物流,社交媒体完全有理由被提名。

一方面,社交媒体在信息传播、交流和讨论方面的产业分工非常适合疫情期间的特殊外部环境。在社交媒体的帮助下,各种政策法规、防疫知识、疫情动态等关键信息打破了社交圈和地域限制,在短时间内实现高效传播,最终转化为实际执行。这一链条已经成为预防和控制这一流行病的最关键环节,而这可能不是其中之一。

另一方面,社交媒体实际上支持了人们在流行病期间被打破的生活节奏。无论是工作、学习、娱乐还是游戏,社交媒体的存在很好地填补了全国在线时间总量的“突增”,以免使全国的生产和生活停滞不前。

当用户保持高频率的在线状态并不断进入社交媒体设置的各种场景时,社交媒体产品本身实际上受到了严厉的关注。人们会对产品的使用体验更加敏感,会对社交媒体的角色提出更高的要求,并且会愿意在产品的使用过程中给予更多的关注。我们可以将这种恶劣的环境视为人们对该行业的期望,但回归现实确实是一场艰苦的战斗。

人们正在关注在这种特殊的市场环境下,社交媒体会给出什么样的参考答案。然而,一旦这份答卷获得高分,它很可能成为“后2020时代”社交网络的风向标。

社交媒体在疫情中的整体表现如何?

许多数据显示,社交媒体是疫情期间整体响应速度最快的行业之一。例如,从极光大数据可以看出,春节期间整个网络上应用用户的总时长增加了26%,这非常直观地反映了流行病的特殊市场环境对产品关键价值的影响。

cmnet二月数据库中披露的数据也反映了类似的数据:与春节前相比,2020年春节期间的直播用户数量超过了4000万。从用户数量上,可以清楚地看出在这一时期人们对社交媒体产品的依赖程度。

(来源:QuesMobile TRUSE)

这一总体积极响应已经扩展到了行业之外。肉眼可见,人们并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地接受所有的“社交媒体产品”,但从数据来看,除了以微博为代表的社交媒体之外,增长最快的另外两种互联网产品都具有非常鲜明的“社交媒体”属性。它们是:以喋喋不休的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产品和以各种朋友房间为代表的游戏产品。

当然,这个特性的显着增加也是可以预料的。例如,在春节期间和返回工作岗位期间,在微博上被频繁提问的人似乎要么是孤立的,要么是他们的谈话、发泄和社交欲望在此过程中达到了高潮。

仅与社交媒体产品相比,游戏和短视频产品在这个特殊的“成长期”都有明显的局限性:手机游戏和短视频更垂直于娱乐场景的建立,产品使用的驱动力更纯粹来自人们的娱乐和娱乐,是可以替代的。

因此,从DAU短视频和手机游戏的变化趋势可以看出,虽然用户增量在榜单上名列前茅,但《王者之光》和《和平精英》等手机游戏的平均使用时间与2019年相比略有下降,而短视频领域明显上升,呈现出此消彼长的趋势。

两者使用时间的变化清楚地表明娱乐产品天生崇尚新鲜,不能与单一用户共存。

(来源:奥罗拉大数据)

相比之下,社交媒体产品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

这种数据差异具有非常鲜明的“社会网络时代特征”,即人们确实需要信息获取,也认同互联网信息快速传播的价值。然而,随着用户个人能力的不断增强(如拥有更多的设备、更多的知识储备和更低的运营成本),人们更喜欢能够及时互动和自我表达的渠道,同时关注信息和信息共享。

总之,这种流行给了社交媒体产品一个充分发展的机会,同时也让人们在社交功能的划分中更清楚地看到了社交媒体产品的核心价值。在这一过程中,社交媒体试卷也变得清晰起来:与“被要求”相比,社交媒体产品能表现出什么样的积极授权来促进整个使用场景具有更高的价值。

你有什么抄本?

理论上,有很多现成的模式可以让社交媒体变得更加活跃。例如,给予用户更多类似于社区运营的权利曾经是许多内容社区繁荣的关键策略。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一方面是模型构建,另一方面是它是否能在实际环境中顺利运行。现实中多变的因素常常使原本预期的机制在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失效。

在疫情期间尤其如此:无论是焦虑的影响,还是疫情本身涉及的医疗和健康属性大大超出了普通人的能力,在多种因素的祝福下,内容环境的“凌乱感”必须突出大量的个发言者,但发言者的媒体素养往往大于科学素养。接受者是积极的,但对时效性的强调掩盖了读者本身的内在要求。这直接导致了官方对谣言的驳斥和奇怪消息的反复传播。人们的恐慌和愤怒散布在信息流中,这无疑成为社交媒体产品自由发挥的最大限制。

至少,我们会主动帮忙。难道我们不能用心做坏事吗?

所以当我们整理这次大测试的抄本时,“针对性”成了社交媒体产品的关键词,主要体现在三个答案上:

首先,帮助信息从上到下同步。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信息传播确实有助于控制疫情。例如,华盛顿大学曾通过一项调查发现,媒体报道的数量增加了10倍,相应的疾病感染数量下降了约33.5个百分点。

但价值实现的前提是媒体传递的信息能够有效地传递给个人,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前提。

就新皇冠肺炎的流行周期而言,当央视新闻、丁香博士等权威媒体发布的实时疫情信息能够快速、准确地到达每一个普通人手中,帮助人们有针对性地安排好重返工作岗位、接受教育和重返工作岗位,从而确保国家的生产和生活不会以“急停”的方式突然停滞时,这一点非常关键。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社交媒体产品对这个“信息渠道”,尤其是“自上而下的信息同步”给予了非常明显的编码:从文本到图片到视频再到现场直播,特别是建设“云监督员”雷神山和火神山,在疫情期间经常搜索,政府和媒体的合作,以及信息共享渠道的开辟。一方面,内容载体大量突破传统场景,有针对性地对公共事件进行“主动改编”甚至改造,这在中国互联网行业是前所未有的。

现在让我们多谈谈备受瞩目的政府媒体。疫情爆发后,从部委到各级政府机构,基层工作人员通过文字、图片、视频、直播等多种形式,在社交媒体上进行24小时立体广播,发布最新疫情。据统计,自1月20日以来,已有数百个部委和3万名各级政府官员发布了超过85万份官方通知,涉及金额超过200亿英镑。

在某种程度上,这组数据揭示了互联网时代的长期沉浸,尤其是公众操作的反向“反向推动”

第二,打破对话渠道的循环。打破社交圈子带来的地理限制和障碍是社交媒体最公认的价值。然而,在这次疫情中,这个值被非常具体地解释为:“疫情的突然爆发和疫情分布的集中导致了以湖北省为代表的许多疫区。重症患者难以就医,医疗设备匮乏,迫使人们求助于社交媒体作为主要渠道。以微博设置的“肺炎患者求助”超级信息为例。目前,阅读量已达18.7亿人次。内容包括患者和医务人员发布的求助信息,并与免费免费门诊服务相链接。

简而言之,社交媒体完全补充了流行病期间的对话渠道:个人对集体,需求对资源,普通人对权威。在物理隔离的背景下,社交媒体仍然可以有效地实现优化配置和洞察问题,这是社交媒体无法替代的优势。

还值得一提的是社交媒体报告单上的“武汉日记”。大多数人只能在家里抗击这种流行病。除了在《每日疫情通报》上看到这个数字在上升,特别是在1月23日武汉关闭之后,武汉以外的人迫切想知道武汉人在关闭期间最真实的生活状况。

无论是一线医疗、建设者还是志愿者,此时的人们,除了看到疫情数据的趋势图,武汉日记中普通人最简单的记录也不亚于政府媒体传达的爱和情感。

事实上,主流权威媒体在本次疫情报告中也引用了网民自发产生的内容。作为国家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在其ace栏目《东方时空》中直接引用了《武汉日记》的材料,使得更多普通人的声音得以广泛传播,证明了《武汉日记》的特殊社会价值。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基于时事的主题日记,比如微博,类似于社交产品中的“圈子”。它们不局限于人们的兴趣,改变依附的载体,为长期时事创造专题,是一种值得社交媒体借鉴的新型主题形式。

第三,相互合作的有效融合。如上所述,这种流行病的爆发不仅使医疗资源准备不足,而且使市场措手不及。短期内对材料的需求肯定会急剧增加。市场调节,这只“看不见的手”,不能起到积极的干预作用,因此带来了许多混乱,如流行病期间人人难以抓住的“面具”。

由于生产能力差距太大,春节期间大量员工没有返回工作岗位(尤其是上游原材料和下游物流),人们能否有足够的合格口罩一直是疫情期间最高舆论关注的问题。

定期补充材料以及供需双方的匹配效率使得社交媒体和稀缺资源之间的合作更加重要。权威媒体和机构发布的新闻扩大了医院、医生、志愿者和其他一线单位和团体对材料的需求。社交媒体已经成为捐赠者和接受者之间的桥梁。

此外,在慈善捐赠领域,人们自然对“公益透明”有很高的要求,因为有报道称公益事业中存在一些不健康的做法。然而,微博等社交媒体为“网上捐赠”开辟的捐赠渠道实际上间接地反映了公众对社交媒体建立的慈善捐赠渠道的信任,从而发挥了社交媒体在公益事业中的影响力。

简而言之,从以上三个成就来看,不难看出社交媒体产品已经积极启用。事实上,它们在这一流行病时期的所有方面都发挥了积极和建设性的作用。符合公众和社会的要求,帮助公众缓解恐慌,帮助政府传递信息,并帮助受害者建立联系。最后,这些积极的发展将直接反馈给整个行业本身:“我相信,经过这场艰苦的战斗,人们将会更清楚地了解社交媒体是如何拥有独一无二的影响力的。”

我们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样的意外事件。我偶尔会想,在春节期间,当人口流动在非典年达到高峰时,应该做些什么来预防和控制这种高感染率的流行病。我不敢想,我的后颈很冷,但我很高兴它发生在信息传输效率如此之高的时候。

再次处理突发事件时,不同社交媒体表现出的各种压力反应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这个社交媒体平台的技术实力、整合能力、调节能力,当然还有价值观。

一般来说,社交媒体是支撑当今公众舆论领域的信息宇宙。结合这一公共事件,用户制定了新的每日用户规模,使得以微博为代表的社交媒体成为更具特色的“疫情播报员”。

对于个人用户,媒体平台的主流价值观会影响平台用户的背景颜色。作为声音的土壤,有用的信息环境是用户心灵的种子。

在公共社会中,社交媒体在获取商业利益的同时应该考虑到应有的社会责任,这是对平台用户资源的最佳利用。

它充满了对人民的爱和信息商业的新领域。

来源:互联网意味着北湖蓝雪将回到搜狐看更多

负责任的编辑:

  • 友情链接:
  • 平顺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13cash13.com 技术支持:平顺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