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国家或取消猪瘟苗、蓝耳苗统购

时间:2020-01-20

每年12月,省级政府将公布明年猪瘟疫苗和蓝耳病疫苗政府采购中标信息。然而,今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采购公告。

自从农业部于2012年将山东和海南作为试点地区,并取消了政府对猪瘟疫苗和蓝耳病疫苗的统一采购政策以来,业界一直猜测,国家将把试点地区扩大到全国。据说农业部将很快推出一项新的全国统一购买种苗政策。如果国家取消购买这两种疫苗,疫苗行业可能会发生变化。

猜想1:近20亿元的市场空间已经释放,质量成为杀手。

长期以来,中国的生物制品业深受国家政策的影响。2007年国家开始统一采购猪瘟疫苗和蓝耳疫苗后,疫苗市场容量开始从40多亿元迅速扩大。据证券公司统计,目前中国兽用生物制品的市场容量约为90亿元,仅有4种强制免疫疫苗占整个动物疫苗市场的72%。7家口蹄疫疫苗生产企业产值11-15亿元。家禽流感疫苗制造商的产值约为13亿元。19家猪蓝耳病疫苗生产企业产值11.2亿元。猪瘟系列疫苗等产品约7-8亿元。剩余的小疫苗品种约为18-20亿元。经济动物疫苗成本约为3亿元。

从单个产品的市场份额来看,猪瘟活疫苗的市场份额最大,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灭活疫苗位居第二,禽流感灭活疫苗位居第三,这与国家强制免疫政策的实施密切相关。虽然还有许多其他产品,但它们的市场份额相对较小。

在四种政府采购疫苗中,猪瘟疫苗和蓝耳病疫苗通过政府采购和市场销售同时运作。许多企业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市场上。

'这是一件好事,对企业有积极的指导作用'广东永顺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顺制药”)总经理徐琳à告诉农财宝店Xinmu.com,猪瘟疫苗和蓝耳疫苗完全市场化后,企业将有更多的发挥空间。虽然竞争会更加激烈,但产品的质量会好或坏。农民将拥有最终发言权,给真正关注产品质量的企业一个很好的机会。

猜想2:一些疫苗制造商将面临破产。

依赖政府招标幼苗来支撑市场的企业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产品线不丰富,常规疫苗也没有销售支持,估计它们很快就会面临破产或重组。据业内资深人士秦薛明(化名)对Xinmu.com农财报记者表示,许多疫苗制造商依靠政府招标生存,尤其是在四川、云南、广西等地。这些领域属于政府财政补贴的范畴,其中80%由中央政府提供,只有20%由地方政府提供。政府愿意从当地制造商那里购买产品,因此企业感到舒适,不会考虑改进产品线或进入市场。“据悉,蓝耳病疫苗和猪瘟疫苗的统一购买费用由财政承担。不同地区各级财政负担的比例不同。中央政府对第一、第二和第三类地区的补贴比例分别为80%、60%和30%,其余由省级财政和地方财政分担。第一类包括重庆、四川、贵州、云南、陕西、海南、广西、湖南和湖北。第二类包括天津、河北、山西、辽宁、吉林、黑龙江、江西和河南。三类地区包括广东、北京、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和山东。

猜想3:十分之一的疫苗将完全成为历史。

在嫩苗时代,相关部门有时追求低价中标的原则,所以十分可以买到猪瘟疫苗和蓝耳病

猜想4:企业纷纷改进产品线

除了提高猪瘟疫苗和蓝耳病疫苗的质量进入市场,为了扩大影响力,企业将推出新产品,抢占市场。

阿列克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生猪事业部总经理张李昌告诉农财报记者Xinmu.com,生物制品行业将面临第一次洗牌。第一个主键是产品的多样性。"所以你可以看到许多制造商经常列出新产品并改进他们的产品线."张李昌认为,没有引入竞争机制的市场不是长期的,政府的种苗采购制度会使企业缺乏创新和提高的动力,这不利于企业的发展。

据悉,新疆天康畜牧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康生物”)早在2009年就已上市,拥有伪狂犬病疫苗、蓝耳病疫苗等常规市场化疫苗。永顺制药上市猪圆环病毒2型疫苗,引进猪瘟科技市场化疫苗;中国畜牧产业有限公司上市圆环疫苗等常规产品。

猜想5:新产品转让费竞争更加激烈,转让费将达到1亿元。

国内大多数生物制品企业只有生产能力,没有研发能力,大部分产品都是从科研机构转移过来的。统一采购政策取消后,企业对新产品的需求无疑会增加。

秦薛明告诉《农财报》Xinmu.com记者,原来我国开发生物产品的能力不强,只有少数科研机构有能力引进成熟产品。根据国家只允许向三家企业转让新产品和技术的政策,这些稀缺资源将增加转让费。过去,10多家企业被转让,每家企业收取约500-1000万元的转让费。现在只有三个。除了一两个研发单位之外,第三家企业也不可能转移上亿元。

猜想6:合资企业和企业间的合并不断出现。

2013年,北京大北农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北农业”)投资1.3989亿元收购南京天邦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天邦”)46.98%的股权,成为南京天邦第二大股东。

统一收购政策废除后,类似的企业并购将继续出现。毕竟,作为政府招标采购苗木的供应商,必须加强市场化运作。

除了这种股权收购模式,外国公司和国内企业将继续联手。据报道,外国企业产品进入中国的审批程序非常长,有些产品由于专利保护或生物安全考虑根本不会得到批准。为了绕过高科技产品的技术壁垒,实现产品全球化,许多企业会选择产品本地化。例如,2011年,由美国舒欧腾(原辉瑞动物健康部门)和吉林国家动物健康产品有限公司联合成立的合资公司吉林辉瑞国家动物健康产品有限公司,是舒欧腾在中国的第一家合资企业,主要从事兽用生物产品的生产、销售和研发。据悉,舒通的蓝耳疫苗是在工厂生产的。

猜想7:出口贸易将被纳入大型企业的规划中

国内有多达37家制造商能够生产猪瘟疫苗,严重供不应求。在国内市场日益激烈的竞争下,随着企业的发展和国内政策的变化,大型企业将逐渐把目光投向海外市场。

据悉,广东大黄农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一直将其产品出口到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宁波天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邦公司”)在越南设有分公司,专门经营越南市场。天邦有限公司总裁张邦辉告诉穆欣记者

的确,目前我国生物制品的结构不合理,主要集中在活疫苗、灭活疫苗和诊断产品上,占总品种的94%,而抗血清等产品很少,仅占3.6%。据应用动物统计,主要集中在家禽产品和猪产品,占总数的81%。其他产品如牛羊产品约占11%,马、兔、狗、狐狸、貂、鱼和其他物种约占8%。

从新技术的应用来看,基因工程疫苗和合成肽疫苗仅占疫苗总数的2.17%,多疫苗疫苗占疫苗总数的18.5%。此外,产品的市场转换率不高。据报道,我国已批准兽用生物制品417种,实际投产193种,占46.3%。

猜想9:更多商业化推广活动

会议营销是疫苗公司最尝试和测试的推广方法。近年来,行业会议陆续进入五星级酒店。统一采购政策取消后,企业将召开更密集的会议来推广自己的产品。如果我参加企业的每次晋升会议,我将有半年时间听讲座。我担心养猪人的这种经历会变成“我每天一起床就考虑去哪家企业参加会议更好”。

猜测10:区域分销商的市场空间将会得到改善。

据悉,虽然政府采购的种苗被大型养殖企业拒绝,但许多业余农民仍然去兽医站收集和使用。特别是,为了节约成本,猪饲养者通常会接种猪瘟疫苗、蓝耳疫苗和口蹄疫疫苗。兽医站有时会出现“短缺”的情况(注:一些饲养者通常会获得更多疫苗,以提高免疫频率,确保安全,导致最终前往兽医站的接受者可能无法获得疫苗)。政策取消后,这些农民只能自费从当地经销商处购买,这无疑会给当地经销商带来一些销售额。

辣椒体验馆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平顺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13cash13.com 技术支持:平顺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