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翁宇庆谈我国钢材质量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时间:2019-10-30

在当前市场形势下,为什么钢铁公司普遍亏损?质量问题如何限制钢铁行业的发展?钢铁企业未来产品结构调整的方向是什么?

2011年,主要大中型钢铁企业(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成员)生产的粗钢中61.1%属于普通优质钢。一般而言,中低端产品占主流。在谈到中国钢铁产品的质量时,中国金属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翁玉清说:“我们迫切需要大幅度提高钢铁质量,减少钢铁行业的发展。条件是基本不会增加成本。”

钢铁消费与GDP的相关性很弱

在比较了钢铁的表观消费量和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的变化之后,翁玉清表示,中国钢铁的供需形势已经进入过渡期。

从1999年到2011年的十多年变化中,可以看出钢铁工业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2002年之前,钢铁消费增长与GDP增长基本一致,钢铁总体上保持供不应求。在2002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随着基本建设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增加,钢铁消费的增长大于GDP的增长。金融危机之后,随着“ 4万亿”投资的增加,钢铁消费增加,但是在“后4万亿”时代,钢铁消费增长与GDP增长之间的相关性被大大削弱。

恰恰是随着钢铁表观消费量和GDP的下降,钢铁行业逐渐进入了行业亏损的边缘。今年上半年,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的销售利润率仅为0.13%,同比大幅下降了96%。如果不计投资收益,该行业主营业务利润已经为负。

根据翁玉清的说法,为了弄清造成包括钢在内的许多结构材料损失的主要原因,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对此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表明,从宏观角度看,钢铁工业的可持续发展遇到了能源,资源和环境的“瓶颈”效应:中国年产约7亿吨钢铁(约占世界的45%)大量的原始燃料。高消耗,严重污染和长周期导致上游供应的能源和资源价格上涨,生产操作困难且无利可图。从技术角度来看,由于总体上质量标准较低,因此在过去几年中,产能已大大提高。带来了很多质量问题,中低端产品在市场上占据了主导地位。

“在经济结构调整和工业化时期,市场需求急剧下降。我们迫切需要在基本上不增加成本的情况下大幅提高质量,并防止劣质产品占领市场,从而减少总供应量。”翁玉清说。

普通优质钢的比例在上升

为了了解高,中,低等等级钢材的市场分布情况,翁玉清从2004年开始跟踪各种等级钢材的市场份额。“根据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总局的标准检疫方面,我国普通钢材4亿吨,占总数的近2/3,从今年上半年开始,普通钢材的比重仍在上升,从2011年的61.1%上升到64.6%。同时,优质钢的比例正在下降,从2011年的29.8%下降到27.0%;特种钢的比例也在下降,从2011年的9.0%下降到8.4%。” >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家质量标准的要求中,普通优质钢仅要求硫和磷含量低于0.03%,并且具有一定的机械性能。对于具有LF,RH,VD精炼设备的钢。对于企业,这些要求相对宽松。”翁玉清说。

对于优质钢,严格限制钢中硫和磷的含量(低于0.02%),并且对冶金质量有明确的要求(高倍率,低倍率检查)。与优质钢相比,对特殊质量钢的要求更加严格,并且钢中的杂质和气体含量更加严格。此外,除了对冶金质量,化学成分和机械性能的要求外,根据使用条件,对特殊质量钢的应用和服务性能还有明显更高的要求,例如对弹簧钢脱碳的限制,以及耐候性。钢具有耐腐蚀性要求。

如果按照合金含量分类,特殊质量的钢可以分为四类:特殊质量的非合金钢,低合金钢,合金钢,不锈钢。 2010年,中国生产了5610万吨优质钢材,仅占总量的9.1%。其中,优质非合金钢,即优质碳素钢仅1647万吨,仅占碳素钢的3.99%。生产特殊质量的低合金钢509万吨,仅占低合金钢的2.65%。此外,优质合金钢和不锈钢分别为2463万吨和991万吨。

面对优质钢和特级钢所占比例不足40%的情况,翁玉清说:“我们必须努力发展优质,低成本的钢种,提高高比重钢的比重。优质的钢材,减少量化之路,是解决能源,资源和环境“瓶颈”的最重要手段。”

提高标准阈值以提高产品质量

“目前,市场上没有更好的质量门槛。大量低端产品正在泛滥市场。低成本和低价制胜的现象尚未得到有效抑制。”翁玉清说:“我们需要改善市场的技术壁垒。解决钢材的质量问题。

以轴承钢为例,中国现行标准仅相当于1980年代发达国家的水平,标准单一,水平不高。与瑞典的SKF D33-1标准相比,中国的GB/T-2002标准没有限制有害元素的含量,宏观夹杂物也不列为强制性项目。微量夹杂物中不包括氮化钛和碳氮化钛。评分。此外,当前标准不要求对热轧钢的网孔进行检查,并且通过无损检查不能目视检查表面缺陷,并且松散地控制了微观夹杂物,脱碳,尺寸公差和弯曲。

对于标准的推广和更新,翁玉清说:“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必须建立新的质量标准,并已形成初稿。”

在过去的标准中,轴承钢的氧含量仅要求为12 ppm或更低。由于氧化物的球形夹杂物,轴承结构会疲劳损坏。在新标准中,高质量轴承钢的氧含量要求为10 ppm或更少,特殊质量轴承钢的氧含量为6至7 ppm或更少。另外,对于当前没有钛和大颗粒夹杂物(Ds)限制的标准,新标准有更具体的要求:高质量轴承钢的钛含量要求为30ppm及以下,特殊质量轴承钢的含量要求为13ppm及以下;高质量轴承钢中的大颗粒夹杂物要求为1.5以下,特殊质量轴承钢要求为1.0(17μm)以下。

如果按照新标准,满足优质轴承钢要求的中国产品仅为80万吨,满足特殊轴承钢要求的产品仅为50万吨。 “如果仅将其用于农业机械的轴承钢,许多国内企业都可以生产,但如果将其用于工程机械轴承和高速轴承,则需要我们进一步提高技术水平。”翁玉清说,例如在碳化物偏析的情况下,根据瑞典SKF标准的要求,国内一些企业之间的差距很大,我们还没有完全掌握如何解决轧制中碳化物偏析的问题。处理。

此外,在弹簧钢方面,与国外的先进水平相比也有一定差距。例如,在炼钢过程中,中国企业的精炼率约为80%,有的企业采用真空脱气处理。在国外先进企业的精炼率达到100%的同时,采用了更多的真空脱气。就连铸工艺而言,中国的连铸比例约为80%,而国外先进企业已实现了100%的连铸。在轧制过程中,主要使用中国的卧式二烧材料,成品率为84%。通常,没有缺陷检测。国外先进企业的连续轧制率达到95%,大部分成品都经过检验。同时,我们在纯度,尺寸精度和表面缺陷方面还有一些改进的余地。

同时,翁玉清对齿轮钢,高速钢等品种也抱有很多期望。例如,齿轮钢生产商在淬透性带,稳定的性能,成分波动以及对元素(如钛和铜)的控制方面有一定的改进空间。在高性能高速工具钢中,直径大于或等于80 mm的大型棒材中,直径小于或等于3.0mm的小型钢丝中仍存在间隙,其特征在于碳化物偏析和表面脱碳。粉末冶金高速工具钢已经具有独立的生产能力,但是在纯度控制和质量稳定性方面需要改进。等待。

“总的来说,我们必须从普通优质钢发展到优质普通钢,减少普通优质钢的生产和使用比例。特殊优质钢也应提高标准水平,以形成高质量特殊钢。” “从未来发展的角度来看,我们必须开发满足新兴市场和战略市场需求的高端钢铁产品,减少设备和关键零部件的进口,并发展成具有成熟工业化的钢铁行业。”

[打印] [关闭]

——

  • 友情链接:
  • 平顺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13cash13.com 技术支持:平顺新闻网| 网站地图